無二不歡

管理人:靜雨呈祥

乙女向心頭愛
乙女心與腐之魂共同燃燒!!
偶爾啪啪照片~> <

[进击的巨人][全员微CP] 柏扎德的婚礼

二水太太請吃我一贊!字裡行間幸福的泡泡都要溢出來了!

国立金库:


※全员故事,佩特拉和奥路欧的婚礼。除奥佩外含些微团兵/尤赫/艾笠。
※原作背景,依然是调查兵团,但大家都过得很好。
※祝柏扎德夫妇幸福❤




————————————————————




事出突然,佩特拉正在倒咖啡。
端着杯子的金发小姑娘认真地宣布:她要结婚了。

那天食堂提供的早餐是煎双蛋、烤黄豆和培根。衮塔和艾尔德的叉子落在了地上,黄豆从艾伦勺子里掉下来,滚到奥路欧脚边,留下一路隐约可见的油渍。
艾尔德惊恐地抱紧茶杯。“佩特拉,”他努力打着圆场,“你这么喜欢兵长大家当然都很高兴……”
佩特拉用人生最快的速度打断他。“不!”她说,表情居然有点不好意思,“艾尔德,你在想什么!当然不是跟兵长……我是说,怎么可能。”
“谁这么可……敬,”衮塔沉着地捡起叉子递给艾尔德,他们不约而同在餐巾上擦了擦,“我们认识的人?”
“奥路欧,说点什么。”艾尔德敲敲他。后者正以一种少见的安静形式沉默着,但看得出,奥路欧的表情相当耀武扬威。
“我们要结婚了,”他昂起头,接过佩特拉递来的咖啡杯,穷尽骄傲自豪之所能地抿上一口,“如各位所见,我和佩特拉。”
艾尔德眼明手快举高他的咖啡,下一秒,屋子里咚一声巨响。正在桌子底下捡黄豆的艾伦隔着桌板站了起来——他大概只是想抢救一下现场以防被利威尔责难——坚不可摧的脑袋瓜子狠狠撞上桌底,这听起来相当疼,衮塔的手指明显抽搐了一下。“噢”的惨叫之后是艾伦发自肺腑的惊疑口气。“佩特拉小姐,”他听起来真的惊讶极了,“你……你是说你要和奥路欧结婚了?”
“小子,在我名字后面加上先生!”奥路欧龇嘴。
“我想是的,”佩特拉这会儿笑得相当良淑,“再过不久,佩特拉·拉尔就要成为佩特拉·柏扎德了。”
“天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艾尔德也很惊讶,不过表现得平静得多,“兵长知道这件事吗?”
“还用你提醒?”奥路欧说,“兵长好像不怎么意外,还表示了恭喜。”
“其实我也不怎么意外,”衮塔面不改色地喝了口咖啡,伴随着艾尔德‘你哪里像是不意外’的抗议,“早该想到有这么一天的,不是吗。”
终于从桌子下面爬出来的艾伦捂着额角,一脸茫然。
“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的。”衮塔竖起一根手指,“艾伦,不要得罪佩特拉——咖啡壶在她手里。”



事情就此被正式提上调查兵团日程。
埃尔温·史密斯对此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惊喜和愉快。太久没有人结婚了,他说,应该说在我们团里,能成功举办婚礼的情侣实在不多……恭喜,好好庆祝一下吧。
奥路欧当然不是第一次直接跟团长握手,可还是激动得差点咬到舌头。谢谢,谢谢,他想了半天也只能憋这么一句,仿佛在埃尔温·史密斯面前所有打好的腹稿都不翼而飞了似的。
佩特拉暗自为那个不争气的家伙咬了咬牙。明明很久以前加入利威尔班时就跟团长亲自握过手——每个人都得经历的步骤,真不知道奥路欧在激动什么——然后她亲自握住了埃尔温的右手。
“久违的喜事,”埃尔温认真打量她,表情很诚恳,“我想……你应该是调查兵团历史上最漂亮的新娘。”
佩特拉支吾了很久很久,最终也只憋出来半句谢谢。

韩吉和阿尔敏被任命为柏扎德婚礼的总负责。这其中韩吉浑水摸鱼的成分比较大,阿尔敏相对是挑大梁的那一个。面对满脑子只有什么时候能从墙外捞一个巨人来当嘉宾的韩吉,阿尔敏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他当然没有这方面经验,场地布置还好,婚礼致辞可真不是这个年代的书本轻易能扯到的东西。人们总是倾向于让教会来见证他们交付了无数税金的一生,其中也包括婚礼。
作为非教会区的居民,阿尔敏头疼了很长时间。调查兵团就没有几个结过婚的人,哪怕正在谈恋爱的,也不太有功夫来搭理他,他们自己还有许多事要忙,三笠和艾伦更是爱莫能助。那之后的两个多星期,阿尔敏常常流连在总部地下那几间藏书室里,而事与愿违地,没有什么可供参考的资料。
该死,为什么要让未成年人撰稿,再这么下去我大概会提前步上基斯教官的后尘吧……
拍掉头顶的灰,阿尔敏失望地钻出图书室,忽然听见远处有人喊了他的名字。
“阿尔敏?”他回过头,看见赫利斯塔在不远处招了招手,“怎么在这种地方?”
“不……呃,”阿尔敏说,“给佩特拉小姐和奥路欧先生的婚礼找祝词。”
“写好了吗?”赫利斯塔伸手把他肩膀上的灰抹掉,“好像很麻烦。”
“与其说麻烦,不如说根本无迹可寻……”阿尔敏叹口气,“你们知道这方面的流程吗?”
赫利斯塔和尤弥尔对视一眼。这一刻,两个金发小个子的眼神都粘在尤弥尔身上,让她有些尴尬。“得了,”她说,“赫利斯塔,你想干什么?”
“尤弥尔应该知道吧?”赫利斯塔拍干净指尖的灰,“你以前不是经常泡在教会里。”
“也没有经常,”尤弥尔不屑地哼了声,“每个星期去一次而已。”
“是在星期天做礼拜的日子去吗?”阿尔敏问。
“当然不是,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结婚典礼一般都定在礼拜的前一天,有时候也能遇上戴宝石项链的人家……”
“不不,不是!”赫利斯塔用力伸长手试图捂住尤弥尔的嘴,奈何踮着脚也很难突破对方的防线,后者正在大笑着躲闪,“阿尔敏,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什么也没有想到,”阿尔敏敏捷地做了个投降的姿势,“婚礼一般会有主持吗,尤弥尔?”
“哦是的,脑满肠肥的神父们,喜欢红宝石十字架。”
“很好,”他飞快记下来,“有伴奏团吗?”
“有。不过乐器都不太值钱。”
“嗯,致辞时候一般会说些什么?”
“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唔,诸如此类的。”
“不能更详细一些吗?”奋笔疾书的阿尔敏问。
尤弥尔挠挠头发,作出努力思考的表情。“赫利斯塔,”她说,“后面应该怎么说?我不记得了。”
“唔……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阿尔敏刚要说谢谢,尤弥尔已经用惊人的速度接过话茬。
好的我愿意。她说,满脸理直气壮。
赫利斯塔显然花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阿尔敏也是。最终他在女孩子们你来我往的笑声和追打中合上本子。总算可以对韩吉分队长交差了。他发自肺腑地想。

尽管很麻烦,却没有什么怨言——婚礼问题上所有人的态度出奇一致。每个人总能找到说服自己的理由:佩特拉的礼服必须做得漂亮些,这可是我们团为数不多的女孩子;你看,奥路欧的领巾终于可以换个有纹样的;把兵团的徽章放在礼堂里吧,宪兵团不会吝啬于一面墙的……不知是什么促使他们对这个小小的仪式充满热情与期待。
利威尔是最早知道这件事的人。佩特拉和奥路欧在一个天气晴朗的下午敲开了他的办公室大门,他们看起来有些忐忑,背后可能有许多复杂的情绪——喜悦、期待、紧张、不安……但真诚无比。当然,他们一定不知道最后一种对利威尔是如何有效的武器。他听着他们陈述这个喜讯并恳求祝福,许久,终于连眉头也舒展开来,难得地暴露出一个温和的表情。
“值得庆祝。”利威尔说。
他走向他们,握住佩特拉的手。
女孩子正在激动且高兴的颤抖,看起来快要哭了,这个握手很可能成为压破她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利威尔细细审视她的手掌,掌心因为常年战斗或工作而显得粗糙。但佩特拉是个很好的女人,奥路欧也很了不起。这两人吵起架来惊天动地,却比任何人都像抬杠的老夫老妻——对于一直以来都清楚知道着这些的利威尔而言,他们的结合完全不令他惊讶。
“以后就该是柏扎德夫人了。”利威尔拍拍佩特拉的手心。
第一次,他竭尽所能,郑重其事,将这双手交到奥路欧手中。
这个下午很暖和,阳光洒在木质地板和靠背椅上,空气里带点咖啡味。佩特拉的眼泪掉在他手背上,剔透的水渍,无数光线于其中折合出一个温柔的色调,像片透明的宝石。
“祝福你们。”
利威尔真诚地说。

这个月份,调查兵团难得清闲了一阵。时间像水渍一般,在总部的木窗框上蒸馏出大片浅薄的白色。韩吉的葡萄酒和三毛的特制牛排成了相当富有争议的话题,据说人们对三毛分队长拿手菜的接受度远远大于对韩吉分队长的。但勿容置疑,这些美食放在礼堂外的长桌上相当迷人。
接下来的那个星期,阿尔敏表现出了惊人的决断,彻底抛弃成日不见踪影的韩吉,一手操办了整个场地的装饰。同行的让·基尔希斯坦作为阿诺德先生的副手,同样获得一致好评。事实上让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被怎么骗过来干活的,他明明只是不小心经过阿尔敏所在的休息室而已,三笠和艾伦从未给过他说不的机会。这个工作并不轻松,但向来唠叨的让也没有一句废话,阿尔敏甚至以为自己找错人了,譬如这家伙表现得更像贝尔霍尔德一些——之类的。
星期五太阳下山前,大家终于摆完最后一张桌子。让一屁股坐倒在台阶上,跟着躺了下来,像张大字型的地毯。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婚礼。”他说。
阿尔敏拍拍桌板。“感觉如何?”
让原本打定主意不夸他的,可礼堂看起来实在太像那么回事,所有抱怨在喉管里翻滚许久,终于还是成了一句小声的“不坏”。

同一时间,埃尔温和利威尔正在走过训练场。在那里他们巧遇了全副武装的三笠·阿克曼,正与一棵圆木的外皮殊死搏斗。这画面颇有些好笑,埃尔温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笑出了声。但三笠转过头察觉了他们,飞快地行礼。
“喂,”利威尔说,“这是做什么?”
“打发时间,”三笠面无表情,“反正这些树皮迟早要刨掉。”
“哪有你这样刨法的,”利威尔的眉头皱起来,拧出三条褶皱,“连里面的部分一起切掉了。”
也许因为艾伦,他们之间的气氛看起来不算十分友好。三笠并不是个记仇的人,却也没有嬉皮笑脸的习惯,只是伸手摸摸树干上一条条深刻的划痕。
那的确十分糟糕。
“其他人呢?”埃尔温看看周围,“萨沙呢?没跟你一起吗?”
“她去帮佩特拉小姐做裙子了。”
利威尔凶恶的表情裂了一条缝:“……你确定她会做裙子?”
“……也许?我不确定。”三笠回答,“三毛分队长从我们这里挖走了包括艾伦在内的五六个人,说是人手不够。”没有注意到埃尔温和利威尔沉痛闭上的眼睛,她老实地交代了所有人的行踪,“莱纳和康尼他们去给厨房打下手了。”
“你可以跟去尝尝分队长们的拿手菜,”埃尔温笑道,“韩吉的酒有点烈,但三毛的牛肉做得相当不错。”
三笠犹豫了一会儿,看得出她很想把手上这份工作做完,可那真的不太适合她。最终埃尔温的提案被接受了,她归还了装置和武器,快步朝准备室跑去。
两个大人站在远处,看着黑发女孩子的背影。“利威尔,”埃尔温说,“我有一个小小的推测。”
“说说看。”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会憧憬婚礼之类的东西吗?”
“你问我是想让我来回答?关于‘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的东西?”
“也是。”埃尔温耸耸肩,“我以为她想把这棵树削成一个木质雕像。”
“再在上面刻满奥路欧的笑脸,对不对?”利威尔给了他一肘击,“别开玩笑了。”
也许是想到成品,两人沉默几秒,不约而同骂了句妈的。
“你的推测总是对的。”利威尔说,“我毫不怀疑她想跟艾伦结婚。”
“是啊,耶格尔先生是个非常有福气的年轻人。”埃尔温拍拍树干,找了一头坐下来,“我们像他们这么大的时候在干什么?”
“鬼知道你。”
“我在读书,并积极准备入伍。”
“而我在地下街,”利威尔毫不客气地用屁股顶开他,“干点不能被宪兵团发现的勾当……该死的大家伙,过去点!”
太阳落山后的第一缕夜色随深紫的云盘旋而来,攀在天空边缘,像浮动的幕布。训练场上空无一人,基斯教官正在休假,这里俨然成了新兵们撒野的圣地。
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
埃尔温把利威尔拉过来。两个三十岁的老家伙一起坐在树上看云,也是件相当古怪的事,但利威尔看起来一点都不介意。
“利威尔。”
“嗯?”
“要结婚吗?”
士兵长回过头,在第十三代团长的脸上凝视许久。他们像是审视彼此,故意摆出尖酸刻薄的眼神,可那没能花去太久。很快,利威尔常年绷紧的表情变得有些松散,通常来说,他只在埃尔温面前这样。
“发烧了?还是得了什么毛病?”
显然他们都很健康。埃尔温拉长嗓音:“好吧……”

“如果这不是说笑……就随便你。”
利威尔说。


天很快彻底黑下来,红色和紫色的云火烧般裹在一起,像两个拥抱的人影,翻腾着滚出了人们的视野。夜灯点了起来,整个营地被暖热的橙红色光线覆盖。
三笠正走在通往厨房的走廊上,天黑了,她对这里不是很熟,索幸一只手及时从门缝里伸出来,一把捞住她——艾伦用剩余的那只手举着面粉,脸颊上还蹭着许多,白茫茫一片。
“来得正好,”像是看到救星一般,艾伦两只眼都点燃了,朝屋子里大喊一声,“分队长,三笠来了!”
纳纳巴的声音从门缝里扭曲着挤出来。
“让她去搅拌奶油!”他声嘶力竭地喊着,努力避开把葡萄酒塞到自己鼻子底下的韩吉。
门应声打开,三笠被艾伦握着手一把扯进去,惊恐地看见莱纳、阿尼和贝尔霍尔德正一脸无奈地将引以为傲的近身格斗术应用到揉面团上……天啊。这一刻她无比想念萨沙·布劳斯,尽管后者正在手忙脚乱地帮佩特拉的礼服裙缝着扣子。

奥路欧和佩特拉从未如此清闲过。他俩被分别关在两间屋子里,其他人四肢并用,他们有大把时间却被勒令不允许走出房门插手任何工作。艾尔德去迎接佩特拉的父亲了,估计还有一个小时就能回来,而衮塔,正在一脸严肃地给奥路欧理发。
“我们班终于出了非单身人士,”剪刀咔嚓作响,伴随衮塔严肃的致辞,“而且还是两个。真难想象以后要怎么跟上级打招呼……‘睡得好吗利威尔兵长’‘相当好,柏扎德夫人’吗?”
“那也不坏,”奥路欧说,佩特拉在临关禁闭前给他们最后煮了一壶咖啡,抚慰了男人们憋屈的心灵,“你们可以尽力争夺捧花。”
“我最大的对手是艾尔德。”
“你们可以一起拿,然后……嘿!等等!不要剪我的眉毛!”
“修修你的杂毛吧老伙计,”衮塔大笑着摁住他,“明天你会过得比现在更好。”

像是想起什么,奥路欧露出个相当快乐的笑容。
这一次,他不再试图模仿利威尔的口气。
“说得没错,不会有人比我们更幸福了。”
“你,艾尔德,艾伦,兵长……瞧,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最好的。”
他用力比了个手势。

“而最棒的是,这个盛宴将属于所有人。”





Fin.







【温馨小说明】

1、为了实现欺负宪兵团团长奈尔·德克的目的,埃尔温·史密斯团长坚决支持阿尔敏“在宪兵团的礼堂里糊上一面墙那么大的自由之翼”的提案,并主动推荐韩吉调制的特殊胶水,一经粘上,永不可取。从此该礼堂将从物理意义上划为调查兵团所有。
2、阿尼的面团揉得比任何人都好。她揉面的时候艾伦和莱纳都不敢搭话。
3、换灯泡这类工作一般交给贝尔霍尔德。
4、尤弥尔不仅自己游手好闲,连带着赫利斯塔也玩忽职守。作为交换,采集浆果之类的工作一般会交给她俩。
5、所有人都喜欢佩特拉煮的咖啡。
6、萨沙把手指扎破了,康尼打破了三个盘子。
7、婚礼后,让勒索阿尔敏请他喝酒,被塞了三个灌满河水的牛皮袋。(“阿尔敏你这小子给我记住!”)
8、利威尔事后一直觉得自己表现得像佩特拉的父亲,而佩特拉真正的父亲拉尔先生,目前尚不知道女儿到底要嫁给谁。但在调查兵团的极力支持之下,他即使投反对票也没有太大意义。



以上!大家都百年好合>3<

评论
热度(122)

© 無二不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