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二不歡

管理人:靜雨呈祥

乙女向心頭愛
乙女心與腐之魂共同燃燒!!
偶爾啪啪照片~> <

[进击的巨人][团兵] 危机事件

“至少得是個會開鎖的”看到這句意味深長地笑了哈哈


国立金库:


一个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小短篇。





————————————————————————————





“埃尔温!”

回过神时人已经稳稳落在房顶上了,埃尔温·史密斯的脑海空白了几秒,发现自己以一个非常尴尬的姿势横在利威尔手臂上。对方的脑袋卡在自己手臂附近,一脸恼火。
“……嗨……”埃尔温本能地打个招呼,反应不过来时他常这么做。过于激烈的急速下降令他心跳加速,巨大的窒息感还没从咽喉中消去。
“……我真佩服你,”利威尔愤怒极了,嘴唇发抖,松开手任凭埃尔温的屁股猛然落地,“团长当了这么多年,还能忘记检查装备?”
“我想这是个意外……”
“了不起的意外。”利威尔打断道。
看得出他很想照准对方的脸狠狠来上几脚,如果不是埃尔温明天还要开会的话他一定会那么做。愤怒的表情很快变成嘲讽,没过多久,又彻底冷却下来,眉毛摆成象征事不关己的角度——那往往代表利威尔真的生气了。他虽然脾气暴躁,却鲜少发这么大的火,让经验丰富的埃尔温也着实嗅到了事情不妙的气味。第十三任调查兵团团长在原地愣了半天,总算想起此刻应该追上去说些什么。但事与愿违,他的气体用完了。
“喂——”幸好周围没人,埃尔温大声喊道,“利威尔!回来!”
利威尔的声音从三栋开外的屋顶传来:“闭嘴!”
“我下不去!这里是顶楼!”
已经飞出很远的士兵长显然听见了。埃尔温看见对方的动作逐渐慢下来,踌躇片刻,终于还是很给面子地绕了回来。几个跳跃足够利威尔跨越那些屋顶,来到埃尔温面前蹲下。
你要背我?埃尔温很想这么问。所幸他记得自己晚上还有工作,不能被丢在这里等待救援。他弯下腰,老实地趴到对自己而言有些过小的背上,连圈紧对方后腰都来不及,就已飞速返回了地面,并且膝盖先于脚尖着地。利威尔极其人性化地把他丢在马匹附近,这一回,埃尔温根本什么都来不及说就被对方彻底丢下了。

一个多小时后,韩吉总算找到了一脸灰的埃尔温,正在树荫下拴马。韩吉用观察脑疾病患者的眼神打量他。“别告诉我你在带着立体机动的情况下还坚持骑马回来。”
埃尔温对此只能苦笑连连,“不,”他耸耸肩,“真不好意思开口……我的气体用完了。”
“被人动了手脚?”
“不,只是纯粹意外,”埃尔温说,“也许我的机动装置阀门老化了,需要换一个更牢靠些的。”
“真庆幸你还有命回来,”韩吉的表情沉了下来,“我现在很理解利威尔。”
“他怎么了?”
“但愿你能在他把办公室拆光之前顺利抢救你的工作资料。”
 “就没人想到要拦住他吗?!”
“疯子才敢,他的脸色难看极了,” 韩吉说,学着埃尔温的样子耸了耸肩,“去吧,检查一下你的……我该怎么形容,遗产?”

然而等埃尔温真正回到办公室,已经是三个多小时后的事了。他在走廊上被纳纳巴叫住并紧急参加了一个临时会议,解决了一下后勤问题——天知道为什么当团长的可以这么忙。当他终于鼓足勇气推开办公室大门时,居然看见利威尔窝在沙发里,抱着靠垫睡着了。
但愿他别起来。这样想着,埃尔温蹑手蹑脚走近办公桌。
士兵长阁下的理智在这几个小时里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的办公室因而得以幸免于难,除去被风吹散的几张报告之外一切安好。利威尔本人正缩在沙发里,睡得满脸不踏实。
埃尔温吁出长长一口气,在沙发边缘坐下。连轴转了整整一下午,饶是他也累得够呛。茶杯空空如也,他干脆把利威尔搁在桌上的冷咖啡一饮而尽,并给自己的脑袋做了会儿按摩。那令他很舒服,闭眼靠在椅背上,差点睡着。这些日子他太累了,有些细节错漏得有些过分。
任何一点立体机动上的疏忽都能带来连绵不绝的后患,假如今天不是利威尔正巧跟着自己……埃尔温想,此刻他完全能够理解利威尔的愤怒。参军以来,他头一次遇到这样切身的性命危机——“连巨人都能杀死的调查兵团团长死于坠楼”,这标题放在随便哪张报纸头版都叫人笑不出来。
他感到无比愧疚。
“等利威尔起来好好道个歉吧。”他这样想着,打算找个地方躺一会儿。然后埃尔温睁开眼,赫然发现利威尔那双青灰色的瞳孔卡在自己面前,还有拱成川字的眉毛。他们之间距离如此近,自己的汗毛居然不自觉起立了,整齐地竖成一排。
“利威尔……?”
回答他的是一个白眼。埃尔温感到有什么东西挤进了裤袋。利威尔好像正在他兜里摸索什么。
“喂,”他拽住对方的手腕,“你要找什么?”
“钥匙呢?”
“什么钥匙?”
“我房间的钥匙,”利威尔说,摊开手心,“拿来。”
“你……”
“从今天起你就睡你自己卧室吧,”利威尔面无表情地宣布,“团长阁下需要一点时间来理清自己的脑子。”
“喂,不能这样!”埃尔温几乎从凳子上跳起来,“你也有我房间的钥匙!”
“是的,但我不会还给你,”利威尔伸出一根手指,轻蔑地捅捅他的胸口,“从今天起你被剥夺主动权了,或者我会在晚上睡觉时锁门。”
“我可以翻窗,”埃尔温据理力争,“立体机动可不是摆设。”
“谢谢提醒,我会记得连窗一起锁上。立体机动?真亏你还有勇气提它,如果可能,我也很想向后勤部提议终身剥夺你的立体机动使用权。”
“别傻了,”埃尔温伸出手拉住对方的手腕,后者甩了几下没能甩掉,干脆视若无睹,“别这么生气……给我个机会?”
“没有那种事!”
利威尔狠狠给了椅子一脚,连带着埃尔温都朝后滑了几厘米。
“利威尔,你就非要吵架吗?”
“什么?”利威尔的眉毛挑了起来,“搞搞清楚,现在发怒的人是我,我完全……”
话没能说完。埃尔温凑过来,竭尽全力吻他,舌头卷着唇角,带来一阵细小的瘙痒。再明显不过的求饶,利威尔恼火地想,这一贯手段未免也太下三滥了。
作为报复利威尔用力咬他,跨开腿骑到他身上。那或许让埃尔温误以为他们接下去可以做点什么,甚至高兴地圈住他的腰。舌头交叠着,反复啃咬吮吸对方,嘴唇和嘴唇相互摩擦。他们花了整整三四分钟来结束这个粘糊又漫长的湿吻。鼻息沾满彼此的脸颊,感觉不坏,气氛变得温暖和蔼了不少——至少埃尔温天真地这么以为。
所以当他看见利威尔手里的钥匙时,表情居然有些震惊。
“……你是为这个才在我身上乱摸的?”
“不然呢?”利威尔甩甩钥匙,拍开他的手,“我可没心情陪你在办公室里做。”
他避过埃尔温企图抢夺钥匙的动作,笔直走出去,不忘随手带上门。
“再见,史密斯先生,”利威尔大声说,“从今天起祝你每晚都能做个好梦。”



——————————————



四天后奈尔坐在酒馆里,对面是利威尔和埃尔温。虽然他潜意识觉得这两人今天话出奇的少,但几大杯下肚,奈尔的脑袋并不是很清醒。很快他把话题转向了城里最近很走红的歌女和前一阵子刚出过事的红灯区。

“那些唧唧歪歪话很多又不给上的婊子!”奈尔把酒杯重重砸在桌上,“比当官的还难伺候,榨干你的钱包,还要你像条狗一样绕着她转圈!”
他看见利威尔慢条斯理地瞥了眼埃尔温,后者正一脸事不关己地捧着酒杯。
“抱歉,”埃尔温官腔官调道,“我在这方面不是很有心得。”
“有些女人的床真他妈难上,”不明所以的奈尔掰着手指数给他听,“还没结婚,就要跟老夫老妻一样演个没完——不许花心、不许犯错,一个月赚多少钱都要让她知道……”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埃尔温顺口接道,“让人头疼。”
“兄弟,”奈尔推推他,“说说你喜欢的款!”
“我啊,”埃尔温端着酒杯想了想,“太难伺候的我也不行,道歉还不接受的那类,我可真没辙……晚上睡觉时爱锁门的也不行。”
“什么道歉?”显然没听清的奈尔大着舌头试图重复一遍,可他看见利威尔好整以暇地敲了敲桌子,“你要说什么?”
“我想谈谈我的意见。”
“哦……”也不明白这人今天怎么就主动加入讨论了,奈尔一脸茫然,“你、你说。”

“我的话,喜欢做事不犯浑的,”利威尔把手搁在桌上,一脸理直气壮。
“还有——至少得是个会开锁的。”
他一字一顿地补充。






Fin.

评论
热度(136)

© 無二不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