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二不歡

管理人:靜雨呈祥

乙女向心頭愛
乙女心與腐之魂共同燃燒!!
偶爾啪啪照片~> <

聲色(一)


有些美人,浮在霓虹扑朔的喧嚣上,用故作姿态的眼神、掩唇嗤笑的咯咯声游走市侩人家的轻声耳语;也有些美人,轻点绛唇粗描凤眼便可抛勾魂摄魄的媚眼,别支枪弹口令一达便可杀狡诈鼠窜的异党。没有人知道那些曾在声色犬马中游弋自如、却又蓦然隐去的美人最后是死是活,是继续在男人们肥硕的欲望间蜻蜓点水、亦或是躺在平凡人家的床上想着年轻时曾为某人点上誓言的朱砂梦死。

 

美人们,并不在这世界上生活;他们活在平凡人难以触及的云端却登不上准入天堂的阶梯,只能承受阴谋与流言的重负从高空活活摔下人间。

 

关于那个人的传言却一反常态,按耐不住的耳语断断续续、却带着几分忌惮让好奇的人不自觉压低了猥琐惯的声调。“听说那位老爷吩咐,那个人对外是养子,对内是姨太太....”“什么姨太太?那位老爷何时缺过姨太太?听说那个人帮老爷收拾掉了团藏....鬼知道那个平时僧人一样不沾酒色的人是怎么着了这个狐狸精的道...”“再这么口无遮拦,小心那个人彻底封了你的嘴!”“死前若真能见上那般绝色,也不枉来人世间走一遭...”“呸你这下贱的色胚子....”轻唾一口,话语便隐入纷杂乱象的声色场中。

 

“哟!这不是漩涡大爷么!”浓妆艳抹的女人刻意把声线调整成如蜜糖般黏腻缠人,随着这一声,风月场中的所有女人纷纷将急切热烈的目光尽数投向来人。军靴踩踏木质地板发出有节奏感的脚步声,一步一铿锵让女人们的心跳到嗓子眼,说不清是恐惧到极点还是激动到极点。笔挺的制服裤恰到好处将腿型勾勒出来,上身制服却并未毕恭毕敬地将纽扣扣至顶端,连带着内里的衬衣上端都随意地敞开着。男人唇角勾起、带着不怀好意的笑意走向发出第一个声音的女人,携过她垂在身边的手举至唇边落上点水一吻。“好久不见,夫人。”他看到填充在女人双瞳中自己灿烂的金发,淡然一笑。

“鸣人!!”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回过身——果然是小樱。收敛嘴边放肆的弧度,不消几番端详便发觉少女在这半年中出落的愈加婀娜的身段,樱花色的满头秀发只简单地绾在脑后,不施粉黛、却毫不自觉这番模样在这床第逢迎之地显得如此突兀。鸣人伸出手腕穿过少女背后揽住另一侧腰一把拉至怀中,“姑娘行走众多脂粉美人之间仍显如此清丽脱俗,想必是此处花魁了。”话音尚未落、如预料之中被怀中少女用拳头狠狠捶了胸口,只得放开手。“鸣人你这家伙,出去这半年只有嘴皮子变厉害了么?”干净利落的语调和记忆中一样,略略放下心来。“哈哈!不是嘴皮子,而是嘴上功夫,”一手揽过一旁大大咧咧的少女,另一手伸出一根手指竖起轻轻抵在了少女唇上,“要试试么?”小樱望向身边人林中深潭般幽蓝的眼眸,心领神会地点点头。两人并肩消失在楼中最深处的房间。

 

漩涡鸣人,初出茅庐便立下赫赫战功的军将;却不仅是寻常军人,行走于黑白两道,出手向来狠毒,也处处遭人忌惮。皆因孤儿出生的他已无所畏惧,寻常人尚有可作为把柄威胁的小人做派,正人君子更是有着不能舍弃的亲缘桎梏。唯独他,漩涡鸣人,连自身性命也可随意作为赌桌上的筹码,旁人眼中的青梅竹马春野樱更是在临赴战场前随手托付给了妓院…..说是游戏人间待弟兄倒是万般义气,可一旦昔日“兄弟”站到利益相背之处,大义灭亲无需眨眼的功夫。至于在雌性动物之间的超高人气么,与在雄性竞技场中的取得的地位成正比。这样一个男人的故事里,唯一不会少的、便是美人们。

 

 

 

在这男人身边不论置身何处都如闲庭信步般,无论是儿时衣衫褴褛、遭人厌弃的热闹集市,还是少年时所遭遇的举着利刃群聚而来的嗜血暴徒,或是如现时所在的这种地下赌场。这个盛放欲望、酝酿阴谋的染缸,仅仅一墙之隔的外面,是背负巨债的穷人们实现美梦的天堂,赌上一条胳膊或是干脆压上自己的这条贱命来豪掷千金,赢了便得入日思夜想的天堂,输了便直接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墙内却有着阶级森严的准入门槛,能踏入此处享受贵族饭后享乐的人,非富即贵,或者,像漩涡鸣人这样用生命全速奔跑着的故事中的男人。挽着身旁男人的胳膊,着樱粉色和服的春野樱——名噪全城的素面武花魁随鸣人一起踏入此处。

 

早有人一路引鸣人入座,赌桌对面,正是那位“老爷”。道上权高望重的老爷,年轻时像极了现在的漩涡鸣人,被人畏惧着、同时也被人憧憬着。年纪上是已经上了三十好几的人,面上却完全看不出,比起鸣人浑身散发出刀锋般的凛冽杀气现时倒是收敛了许多,但如此这般、反而更加懂得人世间的极致恐惧,比起死有的是更令人畏惧的事。

对上对方老练幽深的眼神,漩涡鸣人只是戏谑地一笑,“就为了见这一面,可真是让老爷久等了哈哈!瞧这战事一起,前赶后赶的也过了半年,幸好您还好好的活着,不然岂不让您含恨?”一如既往的口无遮拦。虽然这不敬之语入耳,老爷的脸上却未浮现几分怒气,反倒意味深长地含了笑意,“年轻人上前线,丢下的烂摊子得先由我们这些老人收拾好不是?怎么能拖了将军们的后腿?”“哈哈哈哈!您老这话说的,虽然不怎么顺耳可倒确实是这个理!”…面上虽嘻嘻哈哈互相打着照应,漩涡鸣人早就在心里骂了“老狐狸”一万遍。

 

春野樱半倚靠着鸣人坐下,含笑听着两人明里暗里几番过招,听不到几时也觉无聊,打量起老爷身边站着的人。和她自己一样,也是在传闻中几番出现的招人好奇的角色,却因着老爷的原因即使被谈论也只敢在私底下轻声耳语。端详起来异常年轻,隐匿在刘海阴影里的双眸中满是藏也藏不住的锐气,发色浓黑…发质却异常柔软….春野樱简直可以感知出抚摸这头秀发时手心里的触感。清瘦却并不孱弱的身形,严谨细致地将制服上的每一粒纽扣扣上。凭着自身经验积累而来的灵敏触觉,春野樱在他身上嗅出浓浓的情欲之气,简直连他那藏在衬衣领后的脖颈上残留的吻痕也能轻易想象出…..想到这里,春野樱甚至轻轻地笑出了声音,“人前是冷酷凌厉的杀手、人后便是浪荡诱惑的情人”么….真是有意思。

 

谈话间鸣人和老爷的赌局悄然开始。

 



评论
热度(1)

© 無二不歡 | Powered by LOFTER